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心中那盏灯

2018-08-28 11:57编辑:admin人气:


心中那盏灯

  小时候,最怕的就是黑暗了。

  那时家在农村,除了在阴历十五左右的几天能有幸见到银盘似的月亮嵌在深色的夜空,撒出一派像是没有网线的光来,安静温柔的铺着,一派祥和。平时,我就只能在黑暗里独自品着梦魇般的滋味了。

  所以每当有月亮的晚上,我会很兴奋,和伙伴们在大场地上做游戏或来回奔跑,玩得疯了般,要把许多个没有月光的晚上都要追着补回来,填满我心中的遗憾。

  那时的农村当然没有路灯,有的只是在生产队里用来做夜工的大灯泡,不过从来不是用来照着路方便行人。挂在笔直坚硬的水泥杆子的上顶,看似多余。经常遇到停电的晚上,是我最苦恼的烦心事了。

  停电的晚上,母亲拿着一根短短的蜡烛,用手挡着飘零的夜风小心翼翼地走向房间,那蜡烛的光,晃得昏沉也神秘。更糟糕的是,把蜡烛放在桌子上,那光就像一团有生命的神灵贴在墙壁,随着风,能在墙上无声地行走。看得人心里直发毛。

  哪天村里预告停电,那天的我总会情绪低落,连再精彩的小人书都懒的碰了。

  躺在床上,那时母亲喜欢拉上陈旧的窗帘。我只能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在黑夜里等着睡意渐渐袭来。房间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暗的快要吞噬了我年少的梦想。

  因此,小时候的我最羡慕的就是城里人,最希冀的就是能搬到城里住,因为城里有路灯,一排排,一盏盏,整齐,温暖,在我的心里成了最美丽的夜景。

  和母亲及村里人同去城里卖稻子,常常走的是水路。回家晚时,必须经过一片辽阔的湖,夜黑风高,水浪翻滚,层层叠叠直涌向船底,似乎要极力把船来个底朝天。

  我心颤地躲在船仓中心,探着头用审视的目光收寻着周遭的情况,生怕危险袭击而来。周围是十多个饱经沧桑的勤劳前辈们在随时准备护航,有两个在船头奋力掌舵,另有两个在船尾观察着湖里的情况,防止触上暗礁。

  此时,运气好的话,就能看到立在湖里的一盏暗红色指示灯。远远的,在黑夜里,透着它独有的坚定和不朽的光芒。

  即便在远处看来,这样的一盏红色指示灯显得异常的微小。但,在当时来说,却足够能照亮所有经过这片大湖的船上人,在夜游人的心里,在冬天,它的存在,无比伟大的温暖。

  直看着那红色的指示灯,像一颗闪闪的红星,晃晃悠悠地似乎长出了能行走的脚般,机器人似的在一点点的向我们靠近时,我相信那时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像遇到了“大救星”,高唱着那个年代的革命歌曲,高亢激昂,振奋人心!

  眼看着那盏指示灯站在水里,幽幽的照着船上每个人的眼睛,亮亮的瞳孔,闪烁着希望的光芒。船底的拍浪声,节奏分明,动听。害怕的情绪,在此时变得异常渺小和空洞。我看见,希望就在眼前飘荡,荡漾在每个人的心上,如夜风般抚过每张憔悴的脸,抚过我们疲惫的身躯,滋润着,闪耀着,附和着。

  因为路途的遥远,终究还是免不了渐行渐远。看着船的前进,离家的距离在缩短,那盏红色的指示灯,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其实也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就渐渐的消失在我们的身后了。它的存在,因为有了我们的经历,意义更显得厚重,悠长。当船摇出好远,想家的感觉迫切迷恋,我们仍然频频回头把目光投向它的地方,似乎连大字不识一个的粗人此刻也变得凝重和思虑起来。

  它在水里孤独的站着,寂寞地等待着,悄无声息。

  那盏指示灯,如一盏长明灯,永远在我心底闪烁着,不需电流的充值,它和我生命共依存。

  现在家里难得停电时,我的心里却比小时候的月夜还兴奋,快速找着不知落在哪里的半截蜡烛,用打火机点着后,拿在手里,赤脚脚走在木地板上,在每个房间里转悠。女儿跟在我身后后乐颠颠地直笑,那笑声简直比美妙的童话还灿烂!

  可惜少了了飘来的夜风,蜡烛的光也没有了小时的神秘和昏沉。还没来得及想象,家里又突然间放亮,来电了!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失落。相比,现在的我可能要比小时候多了一种坚强的内在力量,如神灯的光一样在我的肩头隐隐闪烁。

  而我再也不怕黑夜了。相反,喜欢上了黑夜,喜欢上了夜里的宁静和那份自以为比他人还高段些的孤独。有月亮升起时,我时常关着灯,站在窗前看夜景,回想着孩提时的月光皎洁,也思念着那盏站在水里的红色的指示灯。

  后记:现在的我就住在那片大湖边,由于城市规划和建设后,这片大湖变小了,它的周长缩短,四周建了很多的高楼和大厦及公园盛景。每到夏天的傍晚或节日,游人如织,成了散步和游玩的好去处。我时常站在湖边看风景,看那盏指示灯还屹立在湖的中心。但是,湖中心的那盏灯,没有了亮光,取之以代的是两岸那五彩斑斓的霓虹灯。

(来源:http://geotunes.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geotune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