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情感文章

一路风景

2018-06-12 10:56编辑:admin人气:


一路风景
>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这种立体气候在云南这块土地上随处可遇,平原地区的人来了惊诧不已啧啧称奇,而作为云南人对此稀松平常,不以为然,有些没有出过远门的人对这些游人还惊诧莫名,疑神疑鬼的将之视为“土包子”。哀牢山系就是一个立体气候的典型,不过严格来说这里一年到头只有春夏秋三季,难觅冬的影踪,只是偶尔在磨盘山和耀南山山头勉强捕捉到其足迹。三季之间也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像三姊妹虽性格各异却总是手牵手形影相伴,性格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感情笃深。

也许生在福中的人确实难知是福,因为感觉会变得愚钝,心会变得麻木,我从未觉得“一山四季”的哀牢山特别美,故而也没有用心去好好的欣赏、阅读过这本画册。直到去年十月二十三日霜降这天,不经意间我方被这哀牢美景迷醉,突然间生出双眼被这世间浮躁的尘埃蒙蔽太久的感慨,生活在哀牢山,时时穿梭于哀牢山水,却犹如匆匆过客,视而不见,实在是暴殄天物,甚至可算是对这人间仙境的一种亵渎。

这天早晨七点就接到领导电话,让赶紧起床要到很偏远的者竜出差。头一晚凌晨1点多才从新化乡办苦差事回来,我坐在从高海拔县城出发的车上睡意并未完全苏醒,在临窗的位置上,思绪一片空白。城中缓缓流动的车流,飞驰的电动车和摩托车,急匆匆赶路的人群,这些都成了我的美景,车内同事们喋喋不休的争论根本丝毫响不了我,内心出奇的宁静,恍如灵魂入定。

到了城外团结水库,整个水库被蒙蒙雾气笼罩,水面上隐约可见屡屡雾气升腾。近处,有鸟儿飞进雾气中,又从雾气中飞出,充满神秘仙气,不知传说中的青鸟是否如此。水库边有雾气一会向我们舒卷而来,一会又改变了方向卷朝松林,漫向村寨,真怀疑雾内有仙翁在舒心的骑驾游玩;不远处,被水库环绕的山林时隐时现,犹如画中的蓬莱仙岛,也许是车的行驶,也许是雾的飘移,也可能是海市蜃楼,这山林竟有空悬于雾中的感觉;远处,透过薄雾隐约可窥见村庄,不过这情这?a href="//www.bidushe.cn/view/baba.html">爸形液孟裉搅松畲逯械墓贩停?a href="//www.bidushe.cn/view/shu.html">树颠的鸡鸣,好像也看见了袅袅炊烟。这如纱如幔的雾,背后真不知掩藏着多少令人遐想的美景?

绕出团结水库就开始下坡,进入了彝家“情人谷“。谷虽小,可是谷内有深不见底的奇峰,犹如《阿凡达》中那些凌空的奇峰。谷底有小块、小块的平地,绿荫遮天,溪水潺潺,白鸟争鸣,为难得的幽境,不愧为传说中彝族男女青年谈情说爱,互诉衷肠的地方。随着山脉盘旋而下,雾渐渐的少了,由上往下看,正好见狭长的峨德河水库,碧绿碧绿的好似挂在贵妇人的脖颈上一颗长长的心形翡翠玉坠,而河边星星点点垂钓的渔夫就是陪衬的宝石装饰品。再往下山势渐陡,进入峡谷后植被也慢慢的由挺拔的青松密林变成绚丽多彩的阔叶林, 有的开满白色花朵犹如身披洁白婚纱的新娘;有的一树红叶犹如翩翩起舞的忘情舞者;有的在晨曦下散放着温暖的黄色光辉犹如我心目中的那温柔文静的恋人;有的已经“谢顶”,光溜溜的枝枝杈杈犹如巫婆的扫帚指向天空,好像在诅咒这多彩多情的温暖冬日,恶毒的召唤寒冬的狂风暴雪;有的则高高大大将身躯迎向阳光,一身翠绿显得阳刚正气,好像在挑战“扫帚”的诅咒“再大的暴风骤雨我们也不怕!”在岩石的悬崖峭壁上,有一条人工凿出的水渠,粼粼的波光闪着太阳的清辉缓缓流淌,犹如女子含情脉脉的秋波里悠长的绵绵情意。如此神奇,这山这水是童话的世界吗?

下到山麓,峨德河两边出现了狭长的小平坝,眼前变得豁然开朗,成块成片的水果甘蔗往前一望无际,蔚为壮观,微风吹起“哗哗”之声不绝于耳,古人沙场秋点兵,有这阵势吗?同时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让人呼吸困难,头脑忽如天地初开般混沌,这才几点就这么热?我心底暗暗思量如果此镇取名曰“漠沙”是因为其气温奇高堪比沙漠,古人为了不死脑细胞就将沙漠倒过来将其喊成“漠沙”那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不过这种想法纯属“胡闹”,因为漠沙之名实为本地花腰傣之音译,和沙漠毫无关系。不过名符其实的是这“漠沙”为一个绿洲,瓜果四季飘香,其情其景刚好与沙漠相反。花腰傣是一个浪漫而美丽的民族,在我眼中花腰妇女的服饰犹如彩虹般漂亮,穿在身上我总被那服饰所眩晕,再将上那女人如花的醉人笑靥,我更是糊涂,分不清是人美还是衣裳美,事实上是都美!和我同感的人应该很多,因为现在漠沙镇就有一个“花腰傣国际服饰节”吸引了不少中外游人,有一次现场亲见一个红毛大鼻子老外对着一个穿着花腰傣服饰的老大妈撑着大拇指不停的赞,老大妈可能也听不懂,以为人家要买她衣服不停的挥手摇头:“no!no!”

这里的甘蔗是哀牢山最好的,听说远销国内外。一阵阵热浪袭来,使人口干舌燥,真想嚼根甘甜爽口的甘蔗。

想着甘蔗,红河就静静的在眼前了,河边有高高耸立的攀枝花树,别看这些攀枝花树现在粗粗壮壮,呈苍硬的铁色,就像是一威武的男子汉,等到二、三月份可是会开出满树灿烂炫目的红花,沿着红河岸一排排的,蔚为壮观,我认为这是人世间最红的花了,曾震撼着燃烧过我的心灵,当初我把这些花当成是男人的柔情,想要写诗赞美可是因为没有才气而不敢,那种感觉也许只有亲见了才能体会到。逆江而上,就到了着名的“小香港”戛洒镇,此镇的规模堪比一个小县城甚至比有的还要大,只因这里集天地之精华,不仅储藏了大量的铁矿和铜矿,还有着名的南恩河瀑布、石门峡、金山丫口等风景名胜,再加上此地花腰傣聚居,民族风情浓厚,想不出名都难,如今在全省乃至全国都赫赫有名。

冲出戛洒镇,当快要接近水塘镇时,路两旁密密的凤凰花树让我眼前不禁涌现出四五月份花开时的情景,穿梭在一条红的跟火焰似的花路中,那感觉也是无可名状,出奇的好,想想“凤凰传奇”不来此路上拍MV真是可惜了。同时,远处山峰上出现了一个尖尖的貌似“帽儿”的小山峰,这就是远近闻名的帽儿山。帽儿山我爬过,此山由大量的天然巨石组成,巍然屹立于山巅,其气势真是压倒一切,人在山峰上眼下尽是绵延的山脉,根本再也见不到山峰,不能不使人打开双臂,豪气干云,直上九重天。帽儿山还是一座纯粹的神山,无佛无庙,可是大老远来烧香求神的可不少,巨石下,山顶上各种各样求神的方式让人应接不暇,好奇满满。

“好啊!这回要上山了,不用怕闷热了!”出水塘镇进者竜乡的地盘后我们插上了一条岔路。山路弯弯曲曲,爬个三四米高的坡好像也要转几个回头弯,此时视野不佳,睡意涌来,不经意的就睡着了,做起梦来。梦里不知怎么的我就到了南极洲,风雪将我吹冻起来,冷得要抱着一些企鹅取暖,可企鹅却叽叽喳喳的跑过来滑过去,根本追不上摸不着。模模糊糊的看见爱基斯摩人和他们的雪屋就冻得受不了醒了,原来此时已快到山顶,周围阴雨密布,寒气凛然刺骨。我心惊:“糟糕,没有带长袖啊!”瞅瞅驾驶室的仪表盘,才十七摄氏度,此时路旁虽有多处自高高的石壁上一泻而下的隽秀小瀑布却已无心欣赏,没有外套刚才那悲惨梦境岂不是真要成现实版的吗?看着成片的核桃林,我天真的想:“吃吃这哀牢山的名牌薄皮核桃如果能抵御寒冷,那就好了!”真是不可救药,平时也不是吃货啊,怎么光想着吃就没有想到此地老乡家家户户谁没有几件多余的羊皮袄呢?这不,山的那一头不正有一个老汉穿着羊皮袄牧羊呢。不过我们想不到,热情的老乡可心细周到,一下车煮上上好的野茶,每人先热乎乎的喝下一碗。老乡说这是哀牢山里的千年野茶,一般人想买都买不到,我喝着先是纯纯的苦,而后是淡淡的甜,虽不会品茗,但这茶喝着真不一样。羊皮袄嘛,人家怕我嫌脏,还拿了件新的呢!

事情办完,天已黑净,不然我真想再细细的看着这如诗如画的风景回家,有几次刻意的旅途能享受到这样的美呢?真是江山如画,处处风景,只要的你心灵愿意旅行,何时何处不可呢?

(来源:http://geotunes.com)

上一篇:尘缘

下一篇:何处不相逢之对不起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geotune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