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励志文章

母亲的电话

2018-06-23 13:54编辑:admin人气:


母亲的电话
>

去年3月的一个晚上,母亲突然从老家给我打来了电话。父母七十多岁了,电话操作不好,平时都是我主动给他们打,看到母亲的来电,我很紧张。“华……”电话一接通,母亲喊着我的乳名。“妈,什么事?你快说。”“华呀,我给你说个事——咱们的老镇长被抓了。老镇长,就是那个陈家堂……”母亲耳朵背,或许她并没听清我在问什么,一股脑地向我倾诉着。“陈家堂,我知道,是咱随州市原来的人大副主任,上个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了。”“是的,就是他。他以前可是个好人啊,在咱这当镇长的时候,带领我们挖堰修路,大家都说他好。后来提拔到市里,官当大了就管不住自己了。现在他的事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咱这好不容易出了个大官,你看这,多可惜呀!你可要好好干……”

母亲说的好好干,其实是个“代名词”——母亲当姑娘的时候,曾在村里任村委委员,她当时的同事村会计因贪污公家的两尺棉布,被免职。母亲常常说人生最大的耻辱莫过如此。母亲一直用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踏实做事、干净做人。

20年前我当兵走的时候,母亲把我送到村口,拉着我的手说:“孩子,这一别就是好几年,一个人在外好好干。”

当兵第三年,我托一位探亲的老乡给父母捎回了200元钱。妈妈第二天翻山越岭几十里路到镇上向我连队打了个电话。那是我当兵以来妈妈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不是久别的嘘寒问暖,开门见山就质问我200块钱是从哪来的,我说是我积攒的津贴费。妈妈说:“别的孩子当兵让家里寄钱,你还能给我们捎钱回来用,不会是帮别人办事了吧?”“妈,我就是个小兵,能为谁办事呀?”无论我怎么解释,母亲就是不相信,害得我心里委屈了很久。

参加工作特别是到政府机关工作后,乡里乡亲常以我为荣,经常在母亲面前夸我有了出息,母亲却总是淡淡一笑。去年回老家参加侄女的婚礼,次日晚上,客走人散,我疲惫地躺在床上。母亲坐到我的床沿,说要问我一个事,她说:“村里人都说你也是个不小的官了,你到底是多大的官啊?”“妈,我就是个跑腿办事的。”“是呀,我在你家时,看见你天天上班、加班,起早贪黑的,不像别人想像中那么神气。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脚踏实地地工作,清清白白地做人,我不图你当多大个官,多为老百姓做点事就行了……”

母亲一天天渐老,我多次要把他们接到城里生活,可每次住不了几天就要回去。母亲常说,老家路变宽了,街变亮了,空气比城里好,生活比城里自在。其实我知道,母亲不来的主要原因是怕增加我的经济压力,她想让我更加安心地工作。

母亲在老家平静地生活,平时很少主动给我打电话。但母亲的每次来电,对我都是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育。

(来源:http://geotunes.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geotune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